光照魅力 創造價值才是硬道理 專訪燈光設計大師袁宗南

採訪 王程瀚

光照魅力 創造價值才是硬道理 專訪燈光設計大師袁宗南

袁宗南,中原大學室內設計系第一屆畢業,後協助成立室內設計研究所。中國北京清華大學建築照明技術學科02級工學博士、德國SIEMENS V44照明技術研究所研究員,目前擔任台灣袁宗南照明設計事務所設計總監與台灣中華LED節能產業發展協會會長及中亞協空間設計發展委員會(APSDA)副會長,堪稱華人界宗師級的燈光設計者。

光照魅力 創造價值才是硬道理 專訪燈光設計大師袁宗南
行天宮

當初為何會選擇中原大學室內設計系就讀?

我是俗稱的五年級生,高中畢業後,那時大學聯考的錄取率非常低,大約只有8%左右,因為競爭相當激烈,所以我落榜了,準備了一年當重考生,第二年再度應試的時候,原本我的成績能夠錄取成大中文,但當年剛好中原大學創設首屆室內設計系,而整個華人圈在此之前完全沒有任何室內設計系存在,因此中原可說開風氣之先。

而我在知道這個消息後,又仔細觀察了一下,發現中原室設規劃的140個學分中不包含微積分、工程數學、結構等算數課程,但畢業後卻能取得工學士的學位(前7屆),如果擁有這樣的資格,未來就可以繼續攻讀建築相關領域,對我來說簡直是美夢成真,加上我從小就喜歡畫圖,於是在思考了一陣子之後,就決定更改志願前去中原就讀,但坦白說在此之前我從來沒想過未來要成為室內設計師。

光照魅力 創造價值才是硬道理 專訪燈光設計大師袁宗南
行天宮

當我進入中原大學室內設計系之後才發現,因為是首屆的緣故,所以我們沒有自己的系館,必須借用土木系的圖書館來上課,甚至連專職教師也才只有3位,分別是1位系主任、1位導師及1 位助教,雖然看似窘迫,但課程內容相當豐富紮實,兼任老師就擁有30幾位,包括姚仁喜老師、譚國良老師、李瑋珉老師、楊岸老師…等,皆為一時之選,相當程度的拓展了我們的眼界與視歷。

此外,系上的教學也非常嚴格,大二的時候,系主任就明白表示:「不管你們多努力,每學期一定都會當掉6位學生。」當時我一方面怕被當掉,另一方面因為早已打定主義要爭取全學年前三名的位置,以便畢業後當完兵能夠回校當助教,再利用這段時間做好出國進修的準備,因此真的是玩命讀書,很幸運的是成績始終達標,但中途確實也有一些同學無法適應如此嚴苛的環境或承受不了壓力而選擇退學,所以最後只有36人順利畢業,現在回想起來,那一段求學歷程對於我行走在設計這條道路上真的給予很大幫助。

光照魅力 創造價值才是硬道理 專訪燈光設計大師袁宗南
南港老爺行旅

既然就讀室內設計系,後來為何將職業重心轉換至照明設計?

大學時代隨著台灣經濟起飛,社會上對於室內設計人才的需求也越來越大,記得我快畢業的時候,1位學生平均有5家設計事務所在搶人,不像現在可能是煩惱找不到工作,那時是煩惱不知道該選哪一間公司去工作。

不過雖然機會很多,我始終堅持要出國讀書,因為我發現課堂上最新的知識都是老外在教,台灣在這方面的師資仍然不足,更沒有研究所可以繼續強化自己的實力,所以剛才有提到,在當兵退伍後,我回到母校當助教,然後準備出國念書的事宜,並且很順利的獲得美國康乃爾大學、科羅拉多大學、普拉特藝術學院等3間學校的建築系研究所錄取通知,但是就在出國前夕,系主任的一番話讓我全盤翻轉了原本的決定。

當年的系主任是仲澤還,也是目前仲澤還建築師事務所的主持人,他早年就讀美國麻省理工建築系,畢業後在美國當了10年的建築師,後來被中原大學邀請返台擔任建築系系主任,並獨排眾議創設中原大學室內設計系,相當具有遠見。

光照魅力 創造價值才是硬道理 專訪燈光設計大師袁宗南
南港老爺行旅

仲澤還系主任的眼光非常超前,他知道我要赴美念書時,特別把我找過去進行了一次詳談,他劈頭就問我確定要去美國讀書嗎?我回答既然考上了當然要去。他接著說:「你當了2年兵,又當了1年助教、接下來若去美國念建築碩士,即使順利的話也要花2年時間,當你回來台灣,跟班上的同學相比,最多已經有了5年的時間落差,有些女同學可能都自行創業了,但你才要從頭開始,況且現在室內設計正處在熱潮上,你的競爭者絕對比想像中來得更多,加上還有建築系的前輩可能也會跳下來分食這塊大餅,這碗飯絕對吃的很辛苦,與其跟這麼多人去拼搏,不如當他們的顧問會來得更有前途。」

我一聽就覺得非常有道理,與其跟別人走一樣的路,不如找出屬於自己的路,於是在仲澤還系主任的建議下,我決定改變目標,拿著他為我寫的推薦信前往德國慕尼黑大學深造。慕尼黑大學針對建築學科又分為聲學、光學、熱力學三個領域,其中聲學與熱力學都牽涉到相當複雜的計算過程與材料應用,而光學則在探討技術之外,也帶有濃厚的藝術成分,所以最後決定選擇鑽研光學,這也成為我日後從事照明設計工作的最大原因。

光照魅力 創造價值才是硬道理 專訪燈光設計大師袁宗南
高雄海洋文化及流行音樂中心

您從德國返台之後,曾在中原執教了一段時間,如何看待台灣的照明設計教育?

因為德國求學的經歷,我發現台灣在照明設計教育這一塊上還存在顯著的不足,甚至有學生只知道計算亮度,卻不清楚燈具該如何安裝?天花封頂與否對燈具的影響?室內挑高與燈具造型的對應關係?這時我才了解許多老師在傳授照明知識時,都偏向技術性的指導,文組的學生一聽到純理論就頭暈眼花,於是我改變教學方式,先帶他們去飯店、商空、施工現場等地親身體驗光該怎麼打,再以藝術的眼光來說明,最後再告訴學生們如何點燈、調燈、修正光照角度,利用不同照明方式來創造多元的視覺效果,當他們慢慢接受這些說法之後,對於照明設計產生興趣,就會變成主動學習,不用我追在後面費盡力氣的嘗試將專業知識塞到他們手中。

而教學相長始終是我抱持的理念,於是在2002年,我前往對岸的清華大學攻讀博士,中間歷經了參與北京奧運鳥巢燈光設計等幾個大案,最終在2009年拿到學位,針對照明領域,我一直強調精益求精。但我必須很遺憾的說,台灣目前仍然沒有照明設計系,這實在非常可惜,想當初中原室內設計系成立時,是華人圈唯一一個,而現在無論歐美日等先進國家,甚至中國大陸都有設置照明設計相關科系,台灣卻依舊匱乏,只有部分大學的研究所設置了照明設計組,會有這樣的情況出現,我認為最大的原因是缺乏專業師資,在台灣有拿到照明博士學位的人寥寥可數,可說學術界對於照明這一塊的了解還太少,遑論教學,因此我一直鼓勵學生們去國外研究進修,當你獲得專業知識之後,再回來台灣將資訊分享給其他人,唯有如此,照明設計的發展才能不斷進步。

光照魅力 創造價值才是硬道理 專訪燈光設計大師袁宗南
高雄海洋文化及流行音樂中心

對您而言,照明設計最迷人的地方是什麼?

照明設計從來不只是單純的設計工作而已,它與景觀、農業、自然生態、地球環境等都有著非常緊密的關係。曾經有鄉公所的公務員特別跑來問我,為什麼許多鄉下稻田邊的路燈經常被居民用噴漆將燈泡塗黑?我告訴他這是因為傳統路燈使用水銀燈泡,散發出的光芒會讓稻子以為還是白天,於是不分晝夜的行光合作用,最後造成結穗的穀粒營養不良,只要將水銀燈換成鈉燈,那麼光線的波長會讓稻子以為是黃昏時分,光合作用自然就停止了,一旦稻米恢復正常生長速度,當地農民也就不至於繼續抗議了。

又或者是台灣許多公園照度不足,導致民眾容易走路跌倒,這是因為配光曲線不夠平均,導致路燈下方很亮,但其它地方卻是暗的,真正優良的照明應該如同高速公路的燈光一樣,無論距離的長短,始終保持均亮,這些都必須依賴專業來施工,而不是隨便設幾盞燈就能達到效果。

我舉的這兩個例子,是想要說明燈光絕非想像中那麼簡單的事情,優秀的室內設計師很多,但他們也未必了解照明的真正奧妙之處,所以一位夠格的照明設計師,既能了解室內設計師的需求,又能掌握照明廠商的研發趨勢,等於同時將技術與藝術兩項關鍵握在手中,成為雙方最佳的溝通橋樑,進而間接促使不同產業的茁壯成長,民眾也能享有更好的生活品質,在我看來,這就是照明設計最迷人的地方。

光照魅力 創造價值才是硬道理 專訪燈光設計大師袁宗南
樂活酒窖

您認為台灣的照明設計還有哪些改善的空間?

很多人會認為台灣的照明美學還需要加強,但我一直強調美學這件事本來就是照明設計師應該做到的本分,所以其實沒什麼好討論的,我反而覺得台灣的照明設計有3個目標仍待達成,分別是順應自然、環保節能與創新價值。

從事設計這麼多年以來,我最大的體悟之一就是絕不要與大自然對抗,過去台灣有許多大廈、豪宅都會配備一個大陽台,原意是用來讓住戶放鬆休息、眺望景觀,但每到夜晚卻吸引了一堆昆蟲前來,所以沒人想踏出去,等於讓陽台失去了作用,但這不是昆蟲的錯,因為牠們本來就是依循自己的天性而活動,其實只要將吸頂燈改成小壁燈或階梯燈,同時把燈光調整成低階的黃色,如此一來,既不會受到蚊蟲干擾,也能避免強烈光線所引起的眩光反應,於是住戶可以看得更高、更遠,還不用擔心別人輕易看清楚自己家的陽台,畢竟唯有在尊重自然的狀態下,才能做出好設計。

光照魅力 創造價值才是硬道理 專訪燈光設計大師袁宗南
樂活酒窖

其次大家應該都有觀察到一個現象,許多大樓在銷售期的時候,室內室外總是金碧輝煌、燈火通明,但等到交屋之後,沒多久外觀的裝飾燈就都關掉了,然後慢慢的連公共區域的照明強度也越來越弱,到最後只剩下緊急照明燈還留著,於是整棟大樓看起來黑漆漆的,給人完全失去了價值的感覺,這全都是因為住戶不想負擔昂貴的電費所造成的,畢竟建商可不能永遠補助費用,光是追求美觀卻不去考量日後的實際使用效益,本身就是一件無法長久維持下去的事情,所以我在規劃建物燈光時,都要提早進場,在結構體還沒完成之前,就將PLC控制系統與相關照明線路全部預設完成,然後利用電腦的強大運算能力,能夠精準計算出每日、每時、每分的陽光明暗程度,再依照這些數據來設定燈光何時開啟、關閉,於是電費只有別棟大樓的1/2甚至1/3,當然大家就願意持續開燈,除了環保節能的考量,更是科技始終源自於人性的證明。

最後,我強烈希望台灣的照明設計師能夠加強的部份,就是創新價值,有些設計師每天想著該如何完成大量的作品,在我看來如同文抄公,或許不會犯錯,但實在太枯燥乏味了,台灣設計師最需要的就是創新,但滿腦子只想著接案的人不會有多餘心力去思考,最後只能隨波逐流。有沒有想過為何豪宅總是那一群人在規劃?一定有其道理,建商不是二楞子,他除了透過知名設計師的名義來幫助建案銷售之外,也需要新想法的出現,否則如何與同業的產品互別苗頭?若是眼中僅看見價錢,是無法創造價值的,只有不斷勇於創新的人,才能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中存活下去,台灣設計想要繼續前進,在國際中佔一席之地,開發自己獨特的價值是唯一方式。

圖片
袁宗南照明設計事務所

標籤 : 好宅誌  vol.28  人物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