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國際獲獎講座:我見燎原之前

台灣室內設計週記錄(10)

國際獲獎講座:我見燎原之前

整理‧記錄/iDSHOW 王程瀚

主持人:

楊書林(天涵設計)
 

來  賓:

劉榮祿(詠義設計)

楊煥生(楊煥生建築室內設計事務所)

沈志忠(沈志忠聯合設計有限公司)

〈特別報導〉國際獲獎講座:我見燎原之前

劉榮祿:當今整個設計界菁英的薈萃,企圖展現對社會的影響力,我們有義務記錄我們的時代,而面對多元化時代來臨,每位設計師會需要發掘自己所在的獨特位置,多元化的火苗點燃了許多思潮的火,而藝術思潮的火也燎原了每個領域,此思潮衍生的力量,讓設計更豐富以及更能打動人心。

19世紀初藝術界因為杜象而影響了整個世界對於藝術概念的改變。他在1917年發表的「噴泉」作品,具有多種意涵,也是藝術史上的大突破,從此大家了解藝術家可以選擇任何一項現有、不具特殊美學價值且大量生產的物品,藉由解放它的功能性目標,改變它的情境和一般被觀看的角度,使之成為藝術品。這是源自藝術家的概念,而不是藝術家所做的作品,藝術可以是藝術家認定的任何東西,換言之,創作概念比媒材更重要,哲學優於技法,杜康對藝術的獨特思考直接的影響了無數藝術風潮,包括達達、超現實主義、抽象表現主義、普普藝術、觀念藝術。而我的設計也強調藝術存在於概念中,而不是物件中。

 〈特別報導〉國際獲獎講座:我見燎原之前
楊煥生:我想創造有別於邏輯思考的設計概念,畢竟設計若只求美感,那麼作品與作品之間的性質會太過相近,只有將重點放在差異性上面,才會產生獨特的自我風格,之所以能做到這一點,也是因為我的建築背景,讓我對材料、結構都非常熟悉。

我以兩個案子為例,南投埔里的冠月華酒店,大量使用當地材料,打造通透空間,並以金屬呈現環境透亮感,所有材料都回歸基本面,最終目標就是讓住客擁有舒適體驗,同時搭配一些便宜但具特色的本地建材,突顯埔里文化氛圍。其次是台中伯達行旅,總共找了五位設計師來分別規劃各別樓層,我將主題訂為「奇幻旅程」,透過集體創作讓設計變得更有趣,這是我所追求的設計價值觀。

 〈特別報導〉國際獲獎講座:我見燎原之前
沈志忠:大眾總愛把設計師的作品風格化、形式化、標籤化,我不認同,生命的有與無,其本身的存在變具有獨特性,隨著時間與空間的推移,物被賦予了質,在我看來,設計是城市的一部分、設計是文化的一部分,設計是地域性、設計是藝術賦予機能後的呈現、設計是關係人的使用方式、設計是關係人的生活方式、設計是滿足人的精神面需求、設計是理性與感性的並存。也因此設計者的思維、目的,以及傳達理念的發展脈絡在於創造架構,而藝術也就是人的知識、情感、理想、意念綜合心理活動的有機產物,由具體的事物去表達抽象的理念,那麼任何事物都有可能是藝術。

隨時省思自己放慢設計、放慢腳步,探索內心對美感的體認,藉以發展自己對事物獨特觀點,設計重點在過程而非結果,務必要相信「設計的力量」。

 

 

會後座談

 
楊書林:請問三位對於未來設計業的想法?

沈志忠:我是一個宅男,喜愛發掘美好的事情,我現在的許多作品其實10年前我就已經提出相近概念,但當時不被接受,所以在設計過程中如何與業主溝通就非常重要,媒體受到市場需求以形式、風格角度報導設計案,但我跟團隊成員說,在我們這個行業中,設計實力只是基本功,如何引導方向、找到策略、找到問題、解決問題,才是最重要的。

楊煥生:關於未來,我認為現在沒辦法下定義,因為今天討論的未來,到了明天就成為過去式,所以惟有在乎自己的存在性,才是設計能夠不斷發展成長的必然趨勢。

楊書林:台灣設計公司多半都是中小企業,我們該如何與國外大型設計公司競爭?

楊煥生:我相信團體的力量,大部分設計師都被建商單獨切割開,於是彼此的作品被拿來相互比較,所以燎原由五位設計師一起合作創作是非常難得的機會,伯達行旅每次舉辦會議都有二十幾位設計師一起討論,經常激發出強烈的創意火花,我認為這種以團隊作戰取代個人單打獨鬥的概念是台灣設計公司可以參考的方向。

楊書林:每一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該如何讓公司既能保持整體對外一致的設計形象,但每位設計師依然能保持自己的特色?

劉榮祿:我先補充一下,十多年前有媒體問我的設計風格是什麼?我說想做不被辨認的風格,其實所有的藝術大師都是開創者,我也期望自己成為一位先驅者。室內設計往往要背負機能包袱,但藝術表現不用,所以藝術家往往能提出許多形而上的省思,而設計師也可以從中學習到不少,最厲害的設計師能夠讓作品等同於藝術品。

至於主持人問的問題,團隊之間一定會存在矛盾,所以領導者要擁有大信念,去凝聚人心,透過良好溝通,讓每個人都能發揮自己。我的公司每一季都會藉由與顧問諮詢及內部討論,確認接下來要往哪個方向走,好讓公司始終行進在正確的道路上,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楊書林:這次的燎原創作,目的在於打破風格限制,也希望更多人能夠跟進,請問大家對於燎原的看法?

沈志忠:燎原這個創作分成起因動機、設計過程、最後結果,所有設計師在剛踏入這個領域時一定都擁有熱情,我們應該去思考一個創作項目從開始到結束的每一步,如果能夠解析得更清楚,透過反省與批判,台灣美學將會有更大進展。我認為設計應該生活化,不要添加太多負擔,先了解目的之後再做設計才是正確的,而非一味以設計為主導。

楊煥生:這幾年台灣被過度商標化、簡單化,所以我認為燎原出現的時機很合適,我覺得設計就是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但部分設計師只在乎形象、收費、上媒體,遺忘了設計初心,燎原提醒我們回歸設計本質,就算整體設計界的處境是溫水煮青蛙,我也要用最優雅獨特的姿態跳下去,而不是莫名其妙被煮熟。

劉榮祿: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燎原的重要性在於能產生影響力,設計總是有理念存在,我的理想就是希望有更多人因為我的設計而幸福,在這一點上,我與燎原的創作目的是一致的。

〈特別報導〉國際獲獎講座:我見燎原之前

標籤 : 2016台灣室內設計週  燎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