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兩岸設計論壇:協同與共創

〈特別報導〉兩岸設計論壇:協同與共創

台灣室內設計週記錄(8)

兩岸設計論壇:協同與共創
整理‧記錄/iDSHOW 王程瀚

兩岸設計論壇討論成員
台灣:台灣室內設計專技協會─何武賢理事長、邱振榮設計師、楊竣淞設計師
大陸:IDS國際設計中心─金淑女士、陳志斌先生、朱輝先生
主持人:IDS國際設計中心─李莉女士

〈特別報導〉兩岸設計論壇:協同與共創
   
李莉:兩岸目前的設計交流活動相當頻繁,當這些活動結束後,雙方如何進行更深入的合作與發展?

何武賢:兩岸處於一個互補的關係,台灣應該要做的是將自己由小放大,培養更寬廣的格局視野,大陸則要學習由巨觀變成微觀,注重更精密的設計細節,雙方才能產生更融洽和諧的關係,不過知易行難,兩岸在文化、制度上仍存有盲點,導致很多事情都還停留在理論層面。

陳志斌:2005年時我就來過台灣,當時去了東海大學與黃聲遠、劉育東等知名設計師交流,還前往朱銘美術館參觀,深受啟發,對我來說台灣就像是一個寶庫,所以每次來都想挖掘更多寶藏,我認為台灣設計還有許多值得大陸學習的地方,而這些年來也有許多台灣一線設計師已在大陸站穩了腳步,現在甚至80後的也站到台前來了,這是很可喜的現象,我期待看到後續發展。

邱振榮:我從事設計業已近30年,10多年前就去過大陸,也承接過幾個案子,但也有一些案子可能因為中間溝通不良或文化差異導致最後無疾而終,我認為兩岸設計要談對接,首要就是排除懷疑、培養信任感,假若彼此不能信任對方,談合作無異空中樓閣,很難實現,這是我要強調的。

朱輝:杭州是一個二線城市,但經濟機會很多,我來台灣之前對這裡有很多想像,實際到了之後,發現台北的許多建物都比較陳舊,不過這也給了設計師更多時間沉澱下來思考如何將設計做得更好,相形之下,大陸雖然經濟發展迅猛,接案完全不成問題,但過快的速度讓設計產生浮躁感,純粹以利益為出發點的設計會是好設計嗎?我對此抱持疑問,我想是到了該放慢腳步的時候了。

楊竣淞:其實兩岸設計師交流的目標根本不同,台灣設計師去大陸是為了開拓市場,積累名聲,大陸設計師來台灣多半是為了學習觀摩,而不是想在這尋找客戶,這是因為雙方經濟規模差距太大的緣故,也因此我非常同意邱設計師所說的,信任感非常重要,如果兩岸交流只談口號而沒有執行方法,那麼一切都是打高空,台灣設計師之所以這麼團結,其實就是想要拓展舞台,希望協會與IDS的結盟,彼此沒有高低之分,而是能夠以朋友身分來合作。

金淑:我是第一次來到台灣,看到那麼多台灣設計師的資歷跟他們獲得的國際獎項,給我的心理衝擊還是很大的,大陸當然有一些很優秀的設計師,但整體平均的素質可能還沒有台灣好,其實大陸雖然機會多,但壓力也大,要面對來自世界各國的競爭,所以我們才要多學習,來台灣交流就是一種學習。至於大家所提到的信任感,IDS的任務就是做一個信任橋樑的搭建工作,畢竟說的再多不如實際動起來。
 
李莉:IDS有針對高校舉辦師徒匯、圓桌挑戰賽的活動,這次台灣室內設計週也有大師選助手的活動,請問傳幫帶(傳承、幫助、帶領)對設計產業的意義為何?

金淑:聽到許多前輩分享自己的心路歷程,讓我獲益匪淺,我們也逐漸累積了一些實際經驗,希望未來能夠將這些經驗傳承給年輕一代的設計系學生,希望能幫助他們避免多走冤枉路。

何武賢:鄉土情懷是我們心中永遠切不斷的臍帶,這次協會請許多由台灣去大陸發展的設計師回台幫助年輕人,我一開口他們就答應了,這其實就是台灣人純真的地方,也因此才能設計出這麼多好作品,這次舉辦的大師找助手活動,設計師們都非常認真挑選,我在旁觀察也非常感動。至於剛才提到的信任感,確實是一個問題,但只要大家把話講開,相信未來就能繼續走下去。

陳志斌:我去日本發現當地師承制度很深厚,台灣也是,我認為師承制度是確保設計高度的好方法,大陸在這方面還有很多要加強的地方,台灣許多設計師成功之後,會用主品牌跟子品牌的方式拉拔年輕設計師,這種心態就很讓我欽佩。

邱振榮:我的公司主要規劃旅館酒店,因為一個案子總預算動輒數十億,因此要2、3年時間才能完成,所以員工流動率很低,因為待的越久,學的越多,我認為這也是一種另類的師承制度。另一方面,若能將生活感受帶入設計,會讓設計厚度更豐富,我認為兩岸學生若能透過一個制度相互去對方的城市生活一段時間,那麼對於設計實力的增長會很有幫助。

〈特別報導〉兩岸設計論壇:協同與共創

朱輝:我在2007年之後將公司轉型做管理,由最早的2、3位員工到現在已經100多人,我認為傳幫帶不應該只侷限於設計,而是要擴展更大的範圍,大陸在設計教育這一塊比較薄弱,若能將我經營公司多年的經驗充分傳承給年輕人,相信能夠讓他們成長的更快。

楊竣淞:傳幫帶這個概念讓我想起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4杯咖啡。
1、24歲那年遇到耿治國老師,他請我喝咖啡,並親自繪圖給我看,讓我第一次深刻感受到師承制度感動人心的力量。
2、2010年我第一次獲得金堂獎,巧遇唐忠漢,回台後一起相約喝咖啡,那番對談讓我對於如何經營公司有了更深體悟。
3、何武賢老師邀我去他公司喝咖啡,面對名師,讓我學習到從不同角度看待設計。
4、與利旭恆老師相約喝咖啡,讓我感受到與國際設計接軌的重要。
我認為不管站到甚麼位置,始終要拿出真正的自己去教導後進,這就是傳幫帶的精神。

〈特別報導〉兩岸設計論壇:協同與共創


 

 

標籤 : 2016台灣室內設計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