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光年之前……我的設計烏托邦

〈特別報導〉光年之前……我的設計烏托邦

台灣室內設計週記錄(3)

光年之前……我的設計烏托邦
─雲邑設計 李中霖設計師

記錄/iDSHOW 王程瀚

 
李中霖設計師,堪稱台灣中生代設計師中的佼佼者,其作品在業界一向堅持走非主流路線,但成績斐然,獨特而強烈的設計風格吸引一票死忠支持者,是各種國際設計獎項的常勝軍,更於今年獲得德國iF設計金獎的榮耀肯定。

他在今年台灣室內設計週的國際講座中表示,這幾年雲邑設計獲得好幾座國際獎項,包含德國、英國、美國、義大利…不勝枚舉,如果問他在不在乎?當然在乎,但最主要在乎的點是自己到底有沒有進步?至於獎座與獎金就交給他老婆去管,至於如何在業界生存下去,目前雲邑設計分成兩條路在經營,一路是讓他做自己喜歡的實驗性設計案,另一路則由旗下設計師全權負責,雖然得了這麼多獎,但李中霖始終認為最難得到的獎反而是台灣的設計獎,因為台灣室內設計水準非常強,例如今年的TID獎,他計算過,得獎率只有8%,因此一直是他個人非常在意的獎。

他之所以將演講主題訂為烏托邦,其實帶有反諷的意思,想要小小顛覆這個體制化社會,許多人將焦點放在他iF金獎的作品-光年上,但他更想跟大家談的是在光年之前他做了哪些事情,怎麼一步一步走到這邊?畢竟光年絕非憑空出現然後就得獎。而他也強調不會跟聽眾講述軸線、平衡、材質、裝飾這些設計技巧,而是要分享自己心目中的設計,以及為何會去產生這些奇思妙想的創意邏輯。

李中霖首先提出時間與視覺的雙重概念,他表示這兩個元素貫穿自己所有的設計案,他認為時間是理性的,視覺是感性的,彼此是可以互相影響的。說到時間,他仔細闡述時間發酵的原理,在大學時期三天兩頭往那跑的二輪戲院,在金門當兵時常去消磨時間的電影院…經過了歲月的摧殘,雖然都已結束營業,但頹廢破舊的廊道、梯間、座椅、牆面,都留下一股時間滄桑的刻痕,如此衰敗,卻又如此迷人,所有經歷時間發酵的符號,最後都會變成畫面,跟室內空間產生連結,而這些符號也都會陸續出現在他的作品當中。

至於視覺,李中霖坦言自己極愛看電影,而影片中所出現的各種意象或視覺效果,也往往被他擷取成為創作靈感,在不同的作品中透過變異、轉換的手法給呈現出來。他舉了幾部電影為例,如黑澤明1990年的「夢」,詭譎劇情對他造成的衝擊效應、如拉斯•馮•提爾1995年發表的「逗馬宣言」:不後製、不打光、不配樂,甚至不做特效,讓電影回歸原始,而非著重技術性,這個理論讓李中霖十多年前就下定決心在空間設計中去除所有多餘裝飾,以純白為主軸,打造簡約到極點的生活空間。如「豔光四射歌舞團」這齣電影,俗而有力的影像及造型促使他思考次級文化在設計中所扮演的角色。如黑澤明「夢」的第二段-「桃園」,劇中炫麗鮮豔的色彩層次賦予李中霖對夢幻氣氛營造的想像。提姆波頓的「地獄新娘」,詭異與華麗的畫面讓他對設計所蘊藏的靈魂開始感興趣。張作驥的「美麗時光」,結局的魔幻視覺效果與反高潮讓李中霖省思設計的表演型態。如電影「2001太空漫遊」、如蔡明亮的「不散」,充滿看似不經意安排,但其實是精心設計的符號畫面,讓他領悟室內設計的無限可能性,到了最後,就像武俠小說中的大俠一般,所有的招式、功夫、心法都合而為一、融會貫通,於是成為一流高手,李中霖也是如此,這麼多年來不間斷的用心思考與吸收,利用時間淬鍊與視覺呈現兩把利刃打通自己的任督二脈,創造出另闢蹊徑且獨一無二的李式風格,也讓他從此在台灣設計界中佔有無法輕忽的一席之地。

標籤 : 2016台灣室內設計週